新年流流和親戚討論什麼好?不如談談特殊性癖好與淫樂殺人吧! (恐懼鳥 著)

你是性變態,我們每個人都是性變態,無論你信不信都好。

或者我們來個最簡單的實驗。我們幻想一下美劇《黑鏡》般的情節,假設政府真的研發了一台思想監控器,可以追溯你每一個性幻想,由嗨到噴射到微微勃起,由青春期到成家立室,總之把你人生所有硬起過的人物情景通通記錄下來。更恐怖的是,政府還會把你的」性慾合集」放在網上讓廣大市民公審,你問題覺得自己不被貼上」性變態」標籤的概率還剩多少?

答案是百分百不會,因為屆時你會發現身邊所有人,不論男女老少,下流正經,都曾經對頗變態的事物性幻想過,甚至持續地幻想。

縱使我們社會的」主流思想」都是正經八百,人們都在捍衛家庭價值,但其實Pornhub 2017年熱門搜尋字很實誠地告訴我們暗啞底都喜歡︰後母(第四名)、繼姐(第五名)、母親(第六名)、青少年(第七名)、肛交(第十名)。弗洛伊德在墳墓都笑了。

但其實喜歡看什麼亂倫、未成年少女片子都算」小菜一碟」,畢竟這些都是科學界眾所周知的自然傾向,小編所說每個人都是」性變態」,指一些更加令人羞愧的性幻想,一些就算死全家都不講的癖好,例如猿人、剃頭髮、失禁、失蹤人口、機器、老人、被人忽視、寒冷、嘔吐物…

以上例子不是憑空創作,小編真的有認識朋友喜歡這些才說,而且他們言行舉止絕對是個」正常人」。當然小編都有寧死不說的性幻想,但小編敢打賭你們每個人都有,可能未去到癖好,但都有一刻興奮過。然而小編亦相信這裡絕大多數人的癖好都是無害的,最多讓人尷尬和嘲笑,但不涉及法律問題。

但如果一個人的癖好真的很」越界」,那麼淪為罪犯是否他唯一出路?

究竟性變態是如何形成,又是否必須去治療呢?

現在我們一起走入性變態的世界。

「失手射錯的邱比特」

當我們社會還在為性向問題爭吵不休,以為性喜好只有」直/彎」和」老/少」的分類時,其實我們人類的性癖好千變萬化,幾乎你說得出的事物總有人視為性感尤物。

比較權威的美國精神醫學學會刊物DSM-5只列出8種主要的性變態,其他偏門的則歸屬於」沒有特別說明(Not Otherwise Specified)」系列。但有研究性癖好的學者Anil Aggrawal 曾經在論文中指出,世界有記錄的性癖竟高達549種!他說由於很多性癖好患者相對數目較少,而且無害,所以時常被臨床心理醫生忽略。小編便從中挑選了十多種最奇怪的和大家介紹︰

追蟲者(Bug chasing)︰喜歡和愛滋病病人性交,並從中患上愛滋病獲得快感

忍尿癖(Omorashi)︰看到別人或自己尿急便性致勃勃。需要注意這和喜歡玩尿的人不同

旁觀者(Troilism/Cuckoldism): 簡單說就是NTR癖,喜歡看伴侶和別人性交,或者一旦知道伴侶有外遇,便會興奮不已

幼兒癖(Paraphilic infantilism)︰不是喜歡幼兒,而是喜歡扮成幼兒,被人照顧和做愛..好像在人中之龍看過

被搶劫癖(Harpaxophilia)︰一旦被人搶劫就會想做愛,但這樣反而令到劫匪永遠不想搶劫他們

災難癖(Symphorophilia)︰看到天災人禍例如車禍、火災、風暴又會想做愛

蜜蜂癖(Melissophilia)︰嚴格來說算戀動癖的一種,但他們只愛被蜜蜂螫性器官,認為這樣可以加長陰莖

月經癖(Menophilia)︰就是喜愛衝紅燈的男人們

跌落樓梯癖(Climacophilia)︰喜歡看人扑街,香港應該不少人有

陽光癖(Actirasty)︰一曬太陽便會勃起,聽起來像最廉價方便的性癖好

昏迷癖(Somnophilia): 看到昏睡或無意識的人便會性喚起,這小編真的遇過

尿布癖(Diaper fetishism): 喜歡對用過的尿布自慰,無論大人或小孩用過都好

所以大家看到其實很多性癖好都是無害的,有的行房時甚至頗有趣。縱使如此,我們都忍不住問︰究竟性癖是如何形成?

其實直到現在,科學家對於性癖的形成沒有很一致的看法。性心理學家Dr. John Money說特殊性癖早在孩童時5至8歲的已經定形,但一直潛伏到青春期,甚至成年才出現。至於原因可能涉及創傷經歷(Traumatic Experience)。以偷窺癖(Voyeurism)例子,專家相信孩子曾經看到父母發生性行為,長大後便會窺看其他人做愛而興奮起來。

(話說小編有個朋友是偷窺癖,很喜歡看偷拍的片子。可笑的是,有天他發現女友被人偷拍而氣憤不已,那刻小編忍不住吐槽︰你以為自己平日網上看的片子從哪裡來?)

然而小編對於形成性癖的過程,」創傷經歷是否必需”保持懷疑的態度,因為小編曾經看過一些個案,性癖者可能因為童年很瑣碎、很隨機的事,竟然成為日後性癖的源頭,例如以下是一名戀動癖者(Zoophile)的自白︰

在十歲左右的時候,我時常去一家養了隻拉布拉多犬的屋企玩耍。在此之前,我對狗隻沒有太多想法,但很快便發現自己被她深深吸引著。每當我到她家時,我比任何孩子都花更多時間來陪伴她。我會趁其他人都在樓上時,和她躲在地下室玩耍,摟在一起。當她舔我的手或臉時,我便會興奮地勃起。

那家主人留意到我很喜歡她的狗。她告訴我她很快就會生更多的小狗,答應到時給我一隻小狗,我聽到這消息後高興了一整天。

有一天,我離開了她的房子,渴望能更快回去看她的狗。可悲的是,那次其實最後一次。一周後,有朋友告訴我因為女主人忘記帶那頭狗回家,所以她最後跑出公路,被一輛汽車撞死了。我簡直無法相信這消息,但當我接受了這現實時,忍不住淚崩了好幾天。我真的很愛她,但當我意識到時,她已經死了。她讓我意識到我對動物的愛是真諦的。

你說那家父母會想到讓自己的孩子和狗狗玩耍,竟然導致長大後有戀動癖?!這根本太隨機性,卻決定了一生!有專家因此建議父母應趁子女孩童時討論性偏好,但在這個父母連保險套都不會教的社會,要做到這點真的有難度。

另一種心理學說法指性癖是個制約過程(conditioning),就像巴甫洛夫的狗,指一個人青少年時無意中把性興奮和不尋常的事物連上,之後反覆自慰把連結增強,最後穩固成性癖。小編認為這大體上是正確,例如有數據指很多性變態殺人犯在青春期都是色情狂,不斷以血腥暴力的場景做自瀆時性幻想。

然而小編只能說人腦真的很奇妙,充滿快感的制約過程固然聽起來合理,而且解釋到大部份個案,但是有少部份性癖的形成,呈現的過程竟然和制約完全相反,孩童時的內疚和厭惡竟然成為主要角色,有點像大腦為了處理負面情緒而生成負反饋機制(negative feedback)。如果大家不明白的話,不妨看看下方兩個案例︰

一名年約40歲的中年男人因為戀青癖(hebephilia)向心理醫生尋求治療,心理醫生追溯下發生源頭向男人童年時一名朋友死亡有關。

男人第一次性接觸發生在青春期前,當時他和數名男孩、一名女孩在房間集體手淫。可惜的是,女孩在手淫後一星期被汽車撞死了。年紀還小的男人認為這場悲劇是上帝懲罰他們,為此而內疚不已。奇怪的是,男人到了20多歲,發現對與那名死者年齡相若的女孩有強烈的性衝動。雖然他仍然能與成年女人交往結婚,但那種難以控制的慾望多年來都困擾住他。

除了上述個案外,有研究指在嘔吐物癖者(Emetophilia)身上也有類似的狀況。嘔吐物癖顧名思義就是喜歡嘔吐物,嘔吐物作為性刺激來源。他們有一項玩法叫「羅馬浴池(Roman Shower)」,意指在性愛時朝伴侶噴射嘔吐物,又或讓伴侶嘔吐在自己身上。

這是一名女子賣嘔吐影片的網站

小編曾經在自己網台節目《深夜網罪》,訪問過一名本土嘔吐物癖者。他的網名是」嘔吐物的巴打」,如果大家有興趣可以搜索他寫過的文章或重溫節目。

有趣的是,當心理學家研究嘔吐物癖的形成時,發現很有意思的現象。心理學家起初把嘔吐類比射精,例如兩者都1)爆發性噴射液體  2)過程有強烈的情緒反應 3)完事後感到舒暢,所以成癮者可能誤把兩者連結起來。

但當他們再追溯源頭時,發現不少嘔吐物癖者孩童時都曾因為生病而時常嘔吐,但他們當時對嘔吐是非常恐懼。諷刺的是,正如上文的戀青癖,那種強烈的負面情緒反而最後通過大腦扭曲,轉化為性興奮的快樂來源,將厭惡轉化為成癮癖。

所以大家見到,人類的性癖很難稱得上」完全自主」,而且塑造過程充滿隨機元素,只要邱比特工作時稍為開小差,把慾望之箭射到錯誤物品上,卟!那樣就一輩子。

另一方面,我們現今對特殊性癖的治療是很有限。我們可以透過藥物降低睾酮水平,從而降低性慾,但明顯這是治標不治本,本質上仍存在性癖。第二種做法又是巴甫洛夫的狗,透過制約把性癖和不快的事情/嘔心氣味/嘔吐感覺連結起來。但其實這種」連結」不太持久,而且俗套些說」我不再鍾意A餐,都不代表我會喜歡B餐」。讓一個人厭惡自己的性癖,他都不一定會回到」符合社會標準的性」,只是單純剝削了他的性生活。

好消息是,根據最新版本的DSM,戀物癖(paraphilia)和戀物癖失調(paraphilia disorder)是兩種東西來,而只有後者才需要治療。簡單說,除非性癖讓你覺得困擾(壓力來源非來自社會)、引起功能障礙,或性行為涉及非自願的人,否則都不算上精神病。舉個例子,一個男人可以每週穿三次女裝,但如果他沒有感到不滿意,都不算精神有問題。

所以如果你的興趣是抽插汽車氣喉,那麼你大可以放心買輛私家車日愛夜愛。然而,我們都清楚世界有人的性癖不是那麼」簡單」,可能極具爭議性(戀屍),甚至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(強姦、殺人)。如果不幸有面臨如此情況,那麼是否註定成為亡命之徒呢?

我們一起來看看性變態罪犯的世界。

「世界是不公平的,但我們仍有選擇」

荷里活電影為了營造戲劇效果,常常誇大很多性癖者的陰暗面,當然傳媒的選出性報導也在推波助瀾。在眾多被歪曲的性癖裡,最受誤解的莫過於戀屍癖(necrophilia)。

每當我們談起戀屍癖,除了想起白雪公主的王子外,不外乎一連串惡名昭彰的連環殺人犯,例如有「美女獵手(The Lady Killer)」之稱的泰德·邦迪(Ted Bundy)。他被捕時承認上世紀70年代至少虐殺了36名女性,但有專家相信實際數字可能超過100。

泰德善於利用自身的魅力、偽裝成傷者、又或假扮警察去博取受害人信任,然後誘拐她們到遠處施下殺手(有時候懶起上來泰德會直接闖入受害人住處,在他們睡覺時毆打她們)。

泰德向警方承認在殺害女性後,會幫屍體化上艷妝,然後再與她們」共渡良宵」。泰德亦會返回棄屍地點,和受害人屍體重覆性交,直到它們腐爛到血肉模糊又或被野生動物吃掉為止。其中12名女性受害人更被泰德用鋼鋸斬下頭來,帶回家洗頭化妝,然後再被撐大嘴巴,成為泰德的人頭飛機杯,進行下一輪口交性侵。

除此之外,泰德的未婚妻Liz Kloepfer亦證實了泰德的戀屍癖,她說兩人性交時泰德常要求她假裝屍體,否則他不能達到高潮。

另一名有「密爾斯基怪物(the Milwaukee Monster)」之稱的連環殺人犯傑佛瑞·達默(Jeffrey Dahmer)在同性戀酒吧誘拐年青男子再殺害後,也有姦屍的環節出現。在後期的犯罪,達默更趁受害人未死時,在他們的頭顱鑽出小洞,然後灌入大量鹽酸或沸水入其顳葉,希望他們成為永遠服從的」喪屍性奴」,這樣他就不用再殺人….除非有日他想要兩個喪屍性奴。

其實還有多名連環殺人犯均有姦屍行為,他們駭人的行為在民眾心目中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。然而,少數連環殺人犯絕不能代表大批戀屍癖者。

首先,姦屍和戀屍癖沒有必然的關係。有種叫「機會型戀屍癖者(Opportunistic necrophiliacs)」,這種人平日對屍體沒有興趣,只是碰巧有機會和屍體性交,例如前陣子香港的私影女虐殺案,犯人劉璋輝一句「橫掂都係唔好嘥」便兩度姦屍。這種人心態和喜好也和持之以恆的戀屍癖者不同。(你們看到下方便會知道真正的戀屍癖者喜歡什麼)

對於那些持續的戀屍癖者,有統計發現當中62%喜歡屍體是因為它們」從不拒絕、從不嫌棄、從不離開」。另外,21%是因為想和離世的伴侶」團聚」。另外有別於機會型戀屍癖者(他們只是和」仍有人型的屍體」性交),持續型戀屍癖者的」真正口味」,可以由下面戀屍癖討論版的網民留言反映出來︰

“那些真正吸引到我的特徵永遠只有屍體可以給予,例如

他們永遠不會傷害你

他們永遠不會批判你

即使未經許可,您都可以對他們做任何事情

他們很安靜,不會有突然的動作,而且他們非常柔軟,宛如世界上最理想的性愛娃娃

他較低的體溫永遠都令我迅速勃起

永恆的死亡是最性感,讓人如此尊重和愛慕,它的美學帶給人難以置信的愉悅

除此之外,腐爛中的屍體還有以下的功能,包括:

明顯死掉,不會再誤以為他們是睡著或假裝屍體

屍臭味非常獨特,一嗅到便性興奮

從眼耳口鼻流出的液體,就像看到女人濕潤陰部般興奮

屍脹讓身體所有部位變大,包括乳房,陰莖,屁股等,並且爛掉的面部讓人沒有那麼內疚

脫落的皮膚,無法解釋為什麼我覺得它如此迷人,但總之非常美麗和性感

屍蟲,它們完全無害,反而像一百個微小的振動器,你怎麼能不愛這些迷你震蛋?

死者蒼白的皮膚看起來是如此華麗”

“只有屍脹、皮膚變色等明顯的死亡跡象吸引到我。房暴的乳露對我來說不太性感 ,反而手臂或雙腿那些明顯已經在腐爛的部位才激起我性慾。”

除了性喜好外,由留言我們也知道戀屍癖者面對的各種日常生活煩惱︰

“我媽過了身,但當我看到她屍體情不自禁地勃起,很困擾呢…」

「我發現自己近來喜歡肢解屍體……雖然很討厭承認這點。 起初讓我感到不舒服,甚至比戀屍更難接受。我的意思是,就像大家所說般,在那個時候做什麼都沒有傷害,但是……我真的很難接受這傾向。 我平日是一個善良和關愛的人,不喜歡傷害任何人。天殺的!我甚會把家裡的蜘蛛和其他小動物帶到外面放走,而不是殺死它們。」

縱使上述的自白讓戀屍癖者看起來如此可愛,但我們不能忘記他們為了滿足性慾,有時候都要違背法律。

例如暗網就有個「姦屍指南(Guide to Necrophilia)」,教導戀屍癖者如何」尋覓伴侶」,包括混入殯儀館工作、看墳頭花草判斷屍體是否新鮮。那本指南也教授如何和屍體愉快地性交(沒有你們想像中容易),比如在屍體陰莖塞入尿管,讓它看起來好似」硬了」;為了防止傳染病,記得要載安全套。

http://qx7j2selmom4ioxf.onion/necrophilia-HOWTO.html

小編最喜歡的戀屍個案是格林利盜屍案(Greenlee Case)。 格林利是一名22歲的年輕美女(特殊性癖好絕不是男性的專利),案發時在美國加州一所停屍間工作當防腐師學徒。

在1979年,格林利正把一具33歲的男屍運送到葬禮。但她駛到葬禮門口時,發現自己看到死者家屬,竟有種」難離難捨」的強烈感覺,於是連忙駛回頭和屍體一起」私奔」。一人一屍私奔到旁邊州郡的一間木屋裡,然後瘋狂人屍交,宛如年輕情侶般。

當警察找到格林利時,她正企圖服用過量安眠藥自殺,旁邊有封」罪狀書」,表示自己曾經和停屍間20至40具年輕男屍性交,形容」不能自拔地上癮」。但幸好醫生及時搶救格林利,而且當時加州沒有明文法令禁止和屍體性交,所以她只被判」偷竊罪」,監禁兩星期。

後來格林利出版了一本自傳「天啟文化(Apocalypse Culture)」,講述自己從小便被屍體的氣味吸引。以前在殯儀館做寵物安葬時,已經會偷偷溜到停屍間和男屍性交。她更揚言姦屍在殯儀業是很不可公開的秘密,聲稱有一次走入停屍間時,見到一名男同事站在女屍旁邊」穿上脫下的褲子」。

縱使格林利盜屍案很滑稽,但事實上的確不少戀屍癖者為了滿足性慾,投身殯儀業(當然不是所有員工),這是最典型的戀屍癖犯罪。例如俄亥俄州警方便在2014年拘捕一名太平間職權Kenneth Douglas,證實他在30年的殯儀生涯,強姦了至少100具女屍,當中包括連環殺手的受害人;一名西非迦納的殯儀館職員更說在他們國家,姦屍是入行訓練一部份,因為」只要你和屍體打過炮,就不會再害怕它們。」

雖說姦屍始終違反法律,但講到底這種犯罪比起傳媒過份聚焦的變態殺手嚴重性低很多。如果某天你的朋友因為在殯儀館盜屍被捕,你可能會喊道︰「這有夠變態!」,甚至在出獄後不斷用戀屍笑話揶揄他,然而你心底知道他絕不邪惡,他沒有傷害任何人,絕不等同於虐殺了無數女性的泰德·邦迪。

小編想表達的是「奇怪性癖與變態殺手之間沒有必然的演變關係」。更加諷刺的是,有時候即使是大眾認為最無害的性癖,只要配上歪曲的人格,一樣可以誕生出讓人心寒的變態殺手︰

戀腳、玩腳相信大家一點也不陌生,色情論壇甚至會有一個討論版,專給戀腳者交流照片。戀腳癖可算是最廣為人知,亦都被公眾接受的性癖之一。然而傑里·布魯多斯(Jerry Brudos)卻向大家證明,一種最無害的性癖都可以孕育出最恐怖的殺手。

傑里是個不折不扣的戀腳死忠。5歲時,他已經在垃圾房收集高跟鞋。7歲時,他被抓到企圖偷女老師的鞋;10歲時,他破門闖入鄰居家,為了偷一對他夢寐以求的鞋;13歲時,他開始跟蹤城鎮的女性,從後捏住她們的頸子直至昏迷,然後脫下她們的鞋子溜走;17歲時,他在後山挖了一個大洞,囚禁了一名女子在那裡,打算威逼她做性奴——具體做法是逼她穿上不同鞋子,然後幫她拍照。

縱使青年時期在精神病院出入,仍然無礙傑里長大後成為一名電子技師,和一名女子結婚並育有兩名兒女。可惜的是,妻子開始厭惡傑里的特殊癖好,例如要求她做家務時全身赤裸,只穿上一對高跟鞋。兩人關係日漸冷落,傑里開始每天把自己鎖在車庫,只靠對講機和妻兒溝通,不許他們進來。

同一時間,城鎮發生接二連三女子失蹤案。

第一名死者是19歲的Linda Slawson,一名百科全書推銷員。她在1969年1月1失蹤,後來證實當她來到傑里家時,被引誘到車庫絞死(事發時妻兒在家中)。傑里把Linda Slawson的左腳斬下來,然後放在冰箱,用來做偷來鞋子的」腳架」。

這是傑里殺死Karen Sprinker前拍下的照片

第二名死者是19歲的Karen Sprinker。失蹤時她在停車場,穿著女裝的傑里突然出現,用槍恐嚇她。她被帶到傑里的車庫,強暴過程被逼穿上不同內衣和鞋子,最後被吊死在車庫天花板的橫樑上。

第三名死者是23歲的Jan Whitney,一名女大學生。Jan Whitney回家中途汽車死火,經過的傑里假意載她回家,然後在車廂絞死她。她的屍體用倒鉤懸掛在車房天花板好幾天,被傑里當作性愛洋娃娃般強暴。後來她的乳房也被割下來,用樹脂模具做成書桌上的鎮紙。

第四名死者是22歲的Linda Salee。傑里用同樣的手法把她從停車場誘拐,然後帶回車房姦殺。傑里形容死者的乳頭」太粉紅」,所以沒有做成樹脂模型。只是嘗試用電流玩弄她的屍體,讓屍體像跳舞般不斷抽搐。

在整整兩年的殺人生涯,傑里還企圖綁架過很多人,但都以失敗告吹,他的怪異行為也開始引起居民的關注,最後警方終於找上門。警方來到車庫時,傑里已經把大部份罪證銷毀,但警方找到一圈銅線和死者屍體的切口吻合(傑里都把屍體拋到附近的湖),於是拘捕了他。

傑里他親口承認殺前後四名女子,但只有三宗有足夠證據下罪。他最後被判死刑,但在死刑未執行前已經因為肝癌離世。然而,警方在車庫找到的屍體裸照和隨身物不只四個,所以究竟傑里殺了多少名女子,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….

雖然」戀腳」是傑里的殺手特徵,但我們不能夠說」戀腳癖」導致殺人,至少我們見到香港仍然很多女子雙腳健在,就知很多腳膠都是正常人。

其實傑里真正殺人成因,和淫樂殺人(lust murder)一樣,是」無法控制自己性衝動」,而導致這一狀況背後涉及複雜的生物和社會因素互動,例如懷孕期間母親吸煙或酗酒、童年時頭部受傷、長期家庭暴力、未能達到社會預期等等。

所以只要土壤合適,無論你放那一種性癖種子,甚至不需要奇怪性癖,都一樣可以開出變態殺人狂的魔花。

「我們的排斥來至理性嗎?」

小編很喜歡研究「性癖」,主要原因是它能夠揭露出社會粗淺的道德缺陷。

我們每一個人面對奇特性癖時,都會感到怪異和不舒服。即使一個人本身是性癖者,小編也見過不少會歧視另一類性癖者,就像在納粹統治下的黑人歧視猶太人般。這些都是人之常情來。

但是這種感覺是來自」感性」,當討論到一個性癖的社會位置和權利時,我們不能再沈溺於感性,理性才是決策的依歸。然而問題是,當我們社會反對一種性癖時,時常會盲目說出一堆站不全的理據,去掩飾自己內心的厭惡。

你說戀童癖、戀青癖,這倆性癖即使除去主觀的感情,兒童根本沒有足夠判斷力去決定如何面對一樣複雜、有長遠影響的事物,有見及此我們的法律不讓他們接觸煙、酒和色情刊物,當然都包括性行為,所以我們的法律是無論如何都站得住腳。

但一旦去到嚴重性較底的性癖,例如戀動癖和戀屍癖,理性與感性的衝突便來了,小編時常在思考下面的問題︰

1.如果說一隻動物沒有能力表達性意願,牠們也沒有表達願意給我們屠殺吧?而且講到意願,當狗隻抱著你大腿磨時,牠的性意願絕對比變做狗肉煲明顯(這適用於中國內地)。另一方面,有科學證明顯示海豚對不同物種都」性致勃勃」。

所以假設一個屠夫工作時,看到一隻母豬對他發情而不殺牠,甚至和牠結婚,那麼是殺掉母豬道德些,還是和牠結婚道德些?亦或所謂道德只是彈性,來滿足社會的需要?(所以禁止戀動癖最站得住的理據是防止交叉傳染病,但如果有日醫學科技跨過了這些門欄,到時候我們又要怎樣說?)

2.假如戀屍癖者成立一個俱樂部,每個會員都簽下同意書,死後捐出屍體讓其他成員性交,那麼還存不存在道德問題?(如果類比成器官捐贈,我覺得那些不讓簽了捐贈卡捐出器官的死者家人更加不道德,什麼時候我死了身體自動屬於你?)

這些問題小編給不到你們答案,畢竟小編只是一介凡人,只能看到問題所在,不能像哲學家般解答疑問。但希望大家下次遇到性癖的問題時,能仔細思考一下,分清楚那些想法是來自理性,那些是來自感性。

畢竟,我們每一個人都有獨特的性癖好。

Previous Post

問︰誰是心理變態的靈魂伴侶? 答︰另一個心理變態者 (恐懼鳥 著)

Next Post

「荒亂的成人世界︰冷血校長為留住工作,用詭計害死女學童—Elina Hajiyeva事件」(恐懼鳥 著)

Scroll to top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