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一封」兜售人肉漢堡包」的連環殺人犯自白信」 (恐懼鳥 著)

這張照片給你什麼感覺?驚嚇?窒息?受到威脅?老實說,當一個重五百磅、虎背熊腰、高大魁拔的大塊頭站在你面前如雷咆哮,沒有太多人能不感到害怕。

.

然而,照片背後的故事比照片還可怕。

.

這個活像《血族》喪屍的大塊頭,真名叫Joseph Metheny,是一名惡名昭彰的連環殺手犯。他活躍於1975年至1995年,地點是美國馬里蘭州(Maryland),已知受害者人數九名。被一個龐大如山的大塊頭壓住來殺死,還真的頗讓人心寒。但除了他體形外,Joseph另一個讓人深刻的事跡是他為受害者開了間店舖…

.

一間烤人肉漢堡店。

.

究竟為何大塊頭Joseph會踏上殺人之路?又有什麼原因驅使他炮製」人肉漢堡」?我們不如讓他自己來向大家解釋,以下是Joseph Metheny被捕後寫下的自白信,講述他的成魔之路︰

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或許用現在的狀況做開頭。我被囚禁中。我48歲。我重大約450磅,但不全然是脂肪。直到目前為止,我已經被囚禁了8年,但當一個人因為被判終生監禁,還要是沒有假釋那種,時間就變得不重要。

.

對於坐牢一事我覺得沒問題,畢竟落得如此境地全因爲我自己,不是其他人。況且我是應該在這裡,至少有12個安份守己的陪審團這樣對我說,還要在不同的案件裡,嘿嘿!我被控兩項謀殺罪和一項綁架罪。綁架那次她逃走了,但她令我獲得50年監禁。第一宗謀殺罪則是終身監禁,沒有假釋。第二宗原本是死刑,排期三年,只是後來改判成終生監禁,確保我在這裡渡過餘生。

.

我總共殺了七個人,三男四女。兩個男人我在南巴爾的摩橋下用斧頭把他們砍成幾件,但我被判無罪,因為他們找不到證據~在同一條大橋我殺了兩名女人和一名正在釣魚的男人,他只是「在錯誤時間出現在錯誤地點」罷了。我用重物纏住屍體,然後讓他們石沈大海。大約三年後,我帶了批警察去那處搜尋屍體,可惜他們找不到,所以我同樣被判無罪~

.

我的殺人成魔之路始於復仇,終於嗜血與掌控生死的快感。

.

我的故事

.

所有事從1994年的7月盛夏開始,當時我有份正職,做貨車司機。某天晚上,我一如既往加班後回家。但當我打開家門開燈時,卻發現有什麼不妥,所有東西都不見了!那個老醜婦拿走了我所有東西逃跑了!還包括我的兒子!!她走不是問題,但帶走我六歲的兒子就是滔天大罪!!!她是個一無事處的毒蟲,我甚至願意給錢她離開我人生!她要做的事只是把兒子放回我媽的家,便可收拾所有東西走人。

.

我花了整整六個月時間搜索她們的下落,得知她搬到城市的另一邊,和她的毒頭住在一起!他們倆後來被警察抓了,我兒子亦因為疏忽照顧與被虐而被社福處帶走了!

.

我因為之前的案底,而被社福處拒門外。我開始憎恨他們倆,發誓要找他們復仇。我從旁人口中得知他們正在橋底和兩個露宿者吸毒嗨翻天。於是我趕到那裡,發現他們倆已經不在,但兩名露宿者仍然躺在舊床板上,嗨得仰面朝天。

.

我離開時他們仍然躺在同樣位置,只是身體已斷開數節。

.

同一天晚上,我在橋底搭上一名妓女。我餵她吃毒品,好讓她吐出那對賤人的下落,但到頭來她卻裝作不知情,我一氣之下把她砸得死去活來再雞姦她,然後殺死她。我把屍袋丟到草叢,再誘拐下一個婊子。

.

我對第二個婊子做出同樣的事,但當我準備棄屍時,卻驚覺到在河邊不遠處,竟有個正在釣魚的黑人望著我。情急的我抓起地上的鐵棍,飛快撲上前把他頭顱砸得裂成兩邊。最後我索性把三人的屍體與一堆石頭綁在一起,丟到河裡。

.

那晚實在有夠忙,七小時殺五個人。我用河水清理犯罪現場後便離開。兩個半星期後,我因為把兩個露宿者砍死而被捕。我在巴爾的摩監獄待了十八個月,到審判時我卻無罪釋放,因為他們找不到足夠證據。

.

於是我重獲自由,我返回紙板公司問舊老闆要工作。他們工廠有輛小拖車,於是我提議讓我待在那裡,順便做管理員。他同意並把前門和大樓鎖鑰交給我。那所工廠在公路的盡頭,非常僻靜,很適合我接下來想幹的事。

.

我誘拐兩名妓女來到我拖車,我殺死她們並把屍首切開數大件,削肉後再剁成肉醬,再用碗放在雪櫃裡儲蓄。其他大到不能用的殘肢,則埋在工廠後方的樹林。

.

接下來數星期的週末,我開了間小小的烤牛肉漢堡車。我有真正的烤牛肉和豬肉漢堡,怎可以不美味呢?因為人肉的味道與豬肉很相似,混在一起實在很難察覺。

.

所有事情都頗順利,直到那些”特別肉“用光前。於是我又誘拐了一名妓女來我拖車,她一進來我便脫光她衣服再毆打她。那婊子尖叫起來,然而方元百米只有我們兩個,我忍不住嘲弄她起來。

.

因為某些事,我轉身背對著她,那將是我人生最大的錯失。那婊子竟趁著那幾秒空檔奪門而出,抓也抓不住!門外有8尺高的鐵絲圍欄,但旁邊也有10尺高的木板堆,那婊子竟然像猴子般跳過去!一口氣跑到公路,那裡碰巧又有輛貨車經過,載她到附近油站報警。

.

嘩,我知道警察一定在路上,但沒有逃跑。我收拾車內的衣服,並拿起大門鎖鑰。當我打開拖車門時,已經有輛警車迎接我。那個警察跳下車來,拔槍指著我,這就是故事的結局。

.

他們把我鎖起來。那妓女說我企圖殺死她,她又真的沒說錯。他們把我困在小房間,無間斷地審問。渴望挖出我的殺人秘密。接下來一個月,我不斷在監獄、工廠與天橋之間來來去去。我想他們在工廠挖出那兩具屍體時氣瘋了,因為我把它們埋在七個不同的洞裡。

.

對於我所做的事,我絲毫沒有半點後悔,唯一遺憾是我沒殺到那兩個真正該死的狗娘養,我的前女友與那個和她鬼混的狗屎。

.

這就是我的故事,恐怖但真實。所以某天你逛街時,看到一間你從未見過的烤肉車,記得在吃下那口漢堡前想起我的故事,你永遠不知道自己吃的究竟是什麼肉來!科科。

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當小編看完這執信件,不禁驚嘆難怪統計說心理變態多數的職業除了CEO、律師和銀行家外,其次是文藝創作者。信件那種感染力,真的外行一點都會被他騙過,差點相信他是」逼不得已」才走上殺人之路。他給讀者一個」殺人原因」,讓他們相信他是個有血有肉的人。

.

但有看過小編介紹的心理變態,都知道他們善於操控別人的感情,還能面不改容地漫天扯謊。Joseph Metheny的自白信與真相有不少出入,例如在信件他殺人的總數為五,但實際他殺的人至少九個,而且還可能更多。反而他在信件提及的部份受害人,則未能確定。那樣又如何能吻合到他的故事呢?

.

但至少有一點Joseph Metheny很誠實,就是他毫無悔意之心。他曾經在庭上說過︰「我永不會說」對不起」,因為它一定是個謊言。我非常願意為我所做的一切放棄我的生活,就讓上帝審判我,並丟我到地獄。」

.

「我純粹享受個過程。」他後來又補上一句。

.

所以Joseph的自白信有多少真假,仍然是個謎。反而最關鍵的童年背景,什麼成長因素驅使他變得暴力變態,Joseph卻一直閉口不言。但無論如何,所有真相都隨著2017年8月他在監獄突然離世,而埋入黃土….

Previous Post

「女人有毒系列︰一名願意為愛情犧牲妹妹、淪為連環殺人犯的女子(下)」(恐懼鳥 著)

Next Post

成為連環殺手源於被母親嫌棄的悲劇人生 (Gor Gor 歌歌 著)

Scroll to top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